本来指望探探IPO,不过被收购也是好事
21/03/2018

2017年6月刚刚获得7000万D轮投资的探探,于今年2月宣布被老大哥陌陌收购。

D轮投资人的心情,正如众为资本合伙人张灵所言:本来期待探探IPO的。

「2011年的时候我就在关注陌陌,那时和唐岩有过接触,虽然当时没投,但一直看好陌生人社交这个领域。」张灵回顾了她在KPCB时的投资经历,并直言KPCB当时顾忌陌陌「约炮神器」的名声,最终失之交臂。

不过,也正因为陌陌确实击中了广大用户的需求,不仅其自身在2014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,探探等后继者也受到了资本圈的追捧。2015年7月,曾经谨慎围观的KPCB也投资了探探的B轮,而张灵也在那时结识了探探的创始人王宇和潘莹。

张灵十分欣赏这对执行力强悍的夫妻档创业者。与此同时,她认为身为女性创业者的潘莹,对探探用户的心理会有更准确的拿捏。直到2017年,在FA华兴资本的推动下,欢聚时代、点睛战略基金、赛富基金、众为资本接下了探探的D轮,并与王宇、潘莹一起,规划了探探的扩增长、求收入计划。

「我们发现探探和陌陌差异很大,」张灵说,「陌陌的用户90%是男性。相比之下,探探的王宇、潘莹就非常注重女性用户的体验,也非常注重女性隐私的保护。因此,探探的男女用户比例,基本是50:50。」

因此,众为资本判断,在陌生人社交领域,即便探探所处的是「老二」的位置,但与陌陌并无过多交集,完全可以独自发展。张灵说,基于同样的需求,探探的年轻用户不会光顾百合网或世纪佳缘。在85后、90后看来,虽然同为异性交友,传统婚恋网站可能过于严肃了——尤其让别人知道以后,会显得有些「丢面子」。

没有陌陌那么轻巧,也没有婚恋网站那么严肃,在陌生人异性交友这个领域,探探在年轻人心中有独到的地位。何况,在中国「第四次单身潮」中,中国新增的2亿单身青年都是探探的潜在用户,而探探在2017年仅覆盖到了这2亿男女的7000多万,其中日活用户550万。众为资本因此判断,探探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

陌陌上市时DAU不到2000万,估值30亿美金。2016年开始,陌陌变现做得比较好,尤其直播做起来后,估值上升到了五六十亿。做个比较,探探的增长计划明确,我们估计它达到2000万DAU也就是2、3年的时间,就希望它能走到上市的那一天。

如果按照这个上市设想,探探上市那一天,D轮投资者应该有7~8倍的财务回报。然而2018年的收购来得太急,实际上D轮投资者仅获得了2.5倍的回报——即便如此,以半年的效率来看,也非常惊人了。

不过张灵坦言,收购这件事虽然在意料之外,却也属情理之中。2017年交流D轮时,王宇就曾对投资人表示,不抗拒大公司的收购。张灵回忆道,面对收购问题,王宇表现出十分「open」的态度。

创立探探前,王宇和潘莹一起在欧洲打拼多年。欧美的企业对待兼并的态度较为开放,这可能也使王宇和潘莹受到了影响。在美国留学期间,张灵接触了很多湾区的创业者,他们认为创业是一种价值实现的过程,结果是上市还是被并购,并不是最重要。当下中国的并购市场也日趋活跃和成熟,对创业者来说是好事。

对于社交软件来说,用户基数当然很重要,不过,张灵却猜测,陌陌并不只是「花钱买数量」。「虽然规模已经不小了,但陌陌的用户其实仍在自然增长,华尔街对它的MAU并不担心。但是有一个值得担忧的点:陌陌的收入增长,并不是来自于新用户的转化,而是老用户付费意愿的逐渐增强。」

这当然是因为陌陌2016年开启的视频直播业务,这一业务会显著增加用户消费,陌陌的收入有80%都来源于此。因此,陌陌其实在寻求更多的变现方式,不能将收入全都赌在一个业务上。

陌陌收购的不仅是用户数量,而是用户的多样化。陌陌原先只有一成不到的女性用户,收购有50%女性用户的探探,优化用户结构,就有更多的变现机会。不是简单地将用户整合到一个app里,这可能会是个两三年的过程。

在收获D轮融资时,探探已经酝酿了一些将来的变现计划。

其中之一是收费会员。可能的增值服务,比如用户「like」次数的扩充,这意味着每日交友匹配的数量增加。

其二则是广告。一方面因为探探的用户质量很高,一方面也因为女性用户占到一半,互动广告在探探其实大有可为。探探的整体形象比较正面,可以期待在将来与品牌产生合作。

其三则是线下活动。探探的属性非常适合展开强运营的线下活动,不论出于「年轻」,还是出于「交友」。鉴于王宇与潘莹在探探之前「P1社区」的创业经验,线下对探探而言并非难事。

而在本身的用户体验方面,探探也正在AI方向展开尝试。AI的介入能够提高用户匹配的效率,高效率意味着好体验,好体验意味着高粘性,而高粘性带来的就是更好的转化。

正因如此,并购消息传出后,陌陌的股价略有上升。这不仅是对探探价值的肯定,也是市场对这桩整合的肯定。

王宇能赞同这次收购,也不是屈从于「大鱼吃小鱼」,而是探探能从中获益。首先,虽然探探融资较多,手里并不缺钱,但其也面对不小的用户增长压力。为了用户进一步增长,达到预期中的2000万之多,探探需要设置不小的市场预算;而陌陌不仅能给它带来更充足的资金,也瞬间给探探增加了极多的潜在用户,使其增长成本更低、效率更高。

另外,唐岩在陌生人社交领域的地位不必多言。此次收购可以达成,背后也必然是唐岩与王宇在小至产品细节、大至公司战略上达成的一致。在团队、产品经及资本等诸多方面,唐岩都是王宇寻求帮助的不二人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探探的团队在收购后直接加入陌陌,而且也选择了持有陌陌股票,而非直接退出。这意味着王宇对并购之后的联合运营有信心,也意味着探探将在一定程度上保持自己原先的发展路径。

对于今年的其他并购,张灵坦言,发生在哪些行业、哪些公司并非那么容易预测,然而在一些领域可能性较大,比如前两年陆续兴起的各种新零售商家,就到了整合的时候。「不一定是大公司与小公司之间的并购,也会出现相同体量的公司联合起来。」张灵提示,可以多关注那些连续创业者。与王宇和潘莹类似,由于他们更容易认同「创业的过程最重要」,对并购的态度也就最开放。

那么,并购对象都会如探探这样,是走到D轮,目标上市的较成熟企业吗?也不见得。

「对于A股上市公司而言,并购的对象不然就是已盈利的,不然就是有核心技术的公司,否则会影响股价,」张灵说,「但是BAT不存在这个顾虑,而美团、头条等新巨头甚至未上市,因此在中国的互联网圈,诞生于最近两年的、不够成熟的小公司,也有被收购的可能。」至于如何应对并购,是否应该接受并购,张灵对创业者有一些建议。

百度投资去哪儿,虽然占股比例很大,但因为去哪儿有自己的技术壁垒,在谈判时就很强势。百度承诺了去哪儿在架构上、运营上都保持独立,也承诺去哪儿将来可以独立上市。小公司有谈判筹码的时候,并购往往是好事;如果相反,在不够强的时候接受并购,则很可能丧失本来该有的东西,违背自己创业时的初衷。

在移动互联网的「下半场」,钱和资源会向本来就拥有钱和资源的公司集中。众为资本的LP之一江南春便表示,愿意用分众传媒的力量赋能消费升级和广告领域的被投企业。除了万达经营的那些,我们可以看到,全国绝大多数影院资源和探探的品牌露出都有着很好的结合。「陌生人交友,和看电影,是非常契合的传播场景。」

在区块链火热的今天,张灵也自嘲为「古典互联网」投资者。不过她也透露,最近在抓紧区块链知识学习,争取让风险投资在区块链时代,找到自己的定位。